“问题字典”远甚于毒奶粉

“问题字典”远甚于毒奶粉

云南教育部门购买盗版《新华字典》一波尚未平息,湖北教育部门购买伪劣《学生新华字典》又风云再起。

据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披露,湖北省教育厅用政府财政资金采购的320万册《学生新华字典》居然是该省一家出版机构临时拼凑起来的盗版工具书。

原本为全国农村地区义务教育在校生免费提供正版《新华字典》的惠民工程,竟然被一些人看成能发财的“唐僧肉”。各路妖魔都恨不得来分一杯羹,以中饱私囊,在利益面前丑态尽现。

作为主持这项工作的教育部门对图书质量低下和招标采购把关不严肯定是难辞其咎。至于是否存在腐败问题,只能由有关部门来确认了。但将惠及民生的事办好是主管部门的基本职责,这一点毋庸置疑;若做不好那就是失职。

追求利益最大化是企业的天职,但这家出版机构应该有起码的道德底线,那就是不损害他人和社会的利益。我不敢将损害民族的未来这顶大帽子压到这家出版机构的头上,但还是想请他们反省。必要的时候该向公众致歉。毕竟我们头上的灿烂星空和我们心中的道德法则是值得我们思考和敬畏的。

“问题字典”的出现不禁让人想起2008年的“三鹿事件”。自“三鹿事件”发生后,公众对国内奶制品企业的信任程度直线下降,对政府在奶制品安全监管方面的工作表现深感失望。我不敢说“问题字典”会给教育主管部门造成什么影响?毕竟“问题字典”的出现,也许只是教育部门个别人的问题,但却是以教育部门的信用作抵押,这损害了教育部门的形象和信誉。

物质的食品不安全,影响的是受害个体,最多也就是身体的伤害,对于受害者而言这些有毒食品具有短时间的副作用,药物是可治疗的;而精神食品不安全,误人子弟,影响的是一代人,有着贻害无穷的长期效应,这并不是简单的药物可以治愈的。

怎样治理“问题字典”,除了查处与追责外,更应把制度关进笼子里,要防患未然,而非亡羊补牢。

但“牢”还是要补的,怎样消弭“问题字典”带来的伤害是值得思考的,这远比查处相关责任人与追缴“问题字典”更重要,孩子的心灵创伤远不是治疗食用毒奶粉后造成影响的药物可以治愈的。

本文发表于《湖南教育》2013年7月中旬刊